翻译/Translation — How Minimalism Brought Me Freedom and Joy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How Minimalism Brought Me Freedom and Joy

作者:James Altucher

译者案:都案在文中了。


1-JqW-HKVqVKZQ7ur1A_tK3Q

我有一包衣服,一个装了一台电脑,一个iPad和手机的双肩背包。我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今天我居无定所。落笔的这会儿我正坐在一个餐馆里,我也没有别的去处落脚。

今晚我要去找个地方睡觉。这个地方会是我的地址么?也许不会。

我是极简主义者?我不知道。我也不在意。我不喜欢这个词语。我用我喜欢的方式去过活,我不介意人们怎么叫。

无论何时,你都在你想去的地方,无论是更好还是更糟糕。

许多人都误会了极简主义。

这未必(necessarily)是一个好的生活方式,或者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自由的生活方式。这只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而已。

我喜欢游荡。也不知道我会在哪里结束。不带目的地探寻。不带期望地去热爱。

就在当下。也许接下来就不会了。也许明天就不会了。(译者案:张嘴喝鸡汤。这不是很多年轻人“提倡”的 YOLO 么)


“极简主义意味着没有很多财产么?”

不不不,完全不是。我觉得极简主义意味着尽量少的需求。这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

对我来说,东西少意味着我不需要操心我的东西。

我的大脑容量有限。因此我这样就可以思考别的东西。我可以更轻松的探索其他的生活方式。

有些人不以为然。我知道有许多人恋家。有些人感物伤怀。这都挺好的。我凭什么去评判别人?

不久前(the other day)我把贮藏柜里的大学毕业证书丢掉了。我把我存起来的所有东西都扔掉了,那些我生命中最后的东西。

48岁的我(译者案:我以为是年轻人装逼呢……我还是严肃点吧),除了那些我爱的人和我热爱的经历,

一无所有,居无定所。

一个朋友问我,“为了那个学位你可付出了不少。你确定你要丢掉?”

是的。自从那以后我为别的食物而更加努力了。但我也没有保留这些食物。一些都随风而去。

这个社会教导我们说,学位是生命中的一个特殊成就。不,它并不是。那已经是当年之勇。我不会去紧紧掌握住那些社会告诉我们应当紧紧抓住的东西。


“如果你开始过极简主义的生活,你怎么应对孩子?”

和超过一半的美国人一样,我离异了(译者案:……发达社会的必然么)。我和第一任妻子共同孕育了两个美丽的孩子。我很爱我的孩子。

我几乎不间断(most constantly)地想念他们。如果极简主义意味着无牵无挂,那我肯定不是极简主义者了。我很重视我的孩子。

我尽可能地看望他们。有时候他们来看望我(无论我在哪),有时候我去拜访他们。有时候他们还会和我一起多呆一段时间。

我想在我余生的每一天里都和他们聊天。如果他们和我住在一起,我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活,我也不会想要这样的生活。

但是生活把我遗落在了这个海岸边上,我只能振作起来,探索这个新的小岛的密林深处。


“作极简主义者要断网么?”

有时候要的。人类经历了400万年没有网络的日子。我们连上网也才20年吧。

我的邮箱里有238795封未读邮件。读电子邮件只是一个选择而非义务。

在人际关系中我们才能找到爱、精神和感激,而不是在邮件回复里。

有时候我会在10年以后才回复邮件。这很有趣的。我假装好像我才刚刚收到邮件,然后立马回复了,“当然,明天咖啡馆见!”我也会得到有趣的回复。

我从不接电话(译者案:高考没考好那几天我也是音信全无……)。我也没有语音信箱。我的电话号码是 203-512-2161,你可以试试看。

每个星期四的3:30~4:30我会在推特上进行一个为期一小时的问答活动。我已经持续这么做了6年了。我在脸书上写文章,但也就仅限于此。

在我的iPad mini上我装了个kindle的应用,我在这上面看书。

我知道实体书也是很棒的。因此我常常去书店读书。但我会买,因为装不下那个包。

我从不在互联网上阅读随机推荐的文章(译者案:反正这篇就是随机推送给我的,哼),除非这是熟人推荐的。大部分时候我读的都是我喜欢的。

有个朋友听说了这些后就问我,“你不会担心你会错失一些消息么?”

我反问他,“会错失什么消息呢?”

我们读过的99%的信息都会忘掉。记忆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做”。

除此之外,我不在互联网上看其他东西了。

当你断网了,你就会有新的人生体验。我看重体验甚于财产或是信息。


“极简主义意味着很少有情感纽带?”

我爱我的朋友们。我爱我的孩子们。我喜欢在聚会、餐桌或是其他场合上聊天,然后从中学习。

爱也可以是极简主义的。欲望,占有和控制并非极简主义。

事物的极简么?不是的,是恐惧、焦虑、压力和悲伤地极简。

我不喜欢阴谋诡计。我也不喜欢在别人背后嚼舌根。

如果我这么做了,我感觉自己有如背负着这些人。我越是这么做,我的负担就越重。

如果有人讨厌我,我也不喜欢感觉不好。那也是负担。我试图忘掉这些。

人生而不同。你很难真的知道那些人为何这么做。

有时候是深刻悲痛的原因。有时候他们只是在表达。有时候是因为今天过的很差劲,或者是生活很糟糕。有时候是那些你一本子都无法理解的原因。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 “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会去想这些。

我今天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创造力和同情心了么?

我不需要把这些检查表格放到我的包里。今天结束的时候就扔掉。明天我又会找到新的表格。

你怎么摆脱行李中的财物的?我不知道。

我当然会带着额外的行李。我只要有上面我提到的四个表格就行了。

我发现我的行李总是会变得更轻。


“极简主义意味着没有成就么?”

并不是。如果真要说的话,你取得的成就越多,你也就越能摆脱这个社会之前让你守住的东西。

反之亦然。


“极简主义健康么?”

是的。有时候是的。比如,我不喜欢吃超过自己所需的食物。当然,太极端了也会成为一个新的负担。

我不喜欢不健康的体验。

随我来说,人生体验总是比物质更重要。讲个故事比送礼物更好。

有形的物质可能不适合我的背包。但是一个有趣的体验比一个原子还轻。

事先我就会很期待一个故事。然后我会拥有这个故事。之后我会永远记住并从中学习。这很轻巧。

要是体验没那么有趣的话。

我知道有一点:快乐是一种选择,而不是赋予你的情感。

有时候我也会做错选择。我情不自禁嘛。但有时候我也会选对。希望今天我也能。


“极简主义的情感是什么?”

爱,快乐,惊讶,好奇,友谊。这是你应该分享的东西,而不是从别人那里获取。

不能放进我的背包的情绪:占用,控制,焦虑,恐惧。

我没有提到生气。生气其实是恐惧的一个包装。当我生气的时候,我试图去寻找隐藏于下面的恐惧。赤裸裸地面对它吧。

我很擅长于此么?没有。我只是在试着做得更好。

如果我因为做错了什么而评判自己,那我就做错两件事:做错了的那件事,评判自己。

极简主义不会去评价自己或是别人。


“你得有点目标去追求啊!你怎么可以一边拥有目标一边又做极简主义者呢?”

目标是心绪用来控制你的方式。“我要怎么怎么样之后才能变得快乐。”

当我感觉到自己需要身外之物才能让自己快乐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在背包里给它们让出空间。

但我让不出空间。我有几件衬衣、裤子、牙刷和一些变得东西。目标放不下了。

我有兴趣爱好。如果在这些方面我每天能做得(或者是试着做到)更好我就会感觉不错。

包里东西越少,我感到越自由。无论自由值得是什么,我今天是否又多得到了1%的“自由”了呢?

当我和朋友共处时,在交流中我会找到快乐。有时候生命中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要达成的目标,而是需要一个可以紧握的双手。

以上三样东西促使我去达成我从来没有达成过的目标。

这就是魔力。


“我必须得卖了房子换个更小的么?”

不用。或者说……我也不知道。不要为了极简而极简。如果你喜欢你的房子,那就留着。如果你喜欢你得工作,就继续做下去。

在你明天死去之前,找出那10~15件你需要放进你的背包里的东西。


“我怎样才能走出第一步?扔东西么?”

我毫无头绪。

这也是那些励志鸡汤书(self-help book)的问题。这些书就像是一个给着建议、受人尊敬而且毫无瑕疵(blemish)的人写的。

我本身有太多瑕疵了,我给不出建议。我居无定所,有得有失,几无财产。

今天我就能重新开始。或者说,今天我能够问很多次“为什么?”

但我有件事我能做:我可以帮助别人。这让我的日子和生活都变得更轻松。

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中创造奇迹。

奇迹不会自己发生。奇迹是给与。


“如果你是极简主义者,为什么有时候你会写长文?”(译者案:对啊!这么长!翻译老半天了!)

因为我并不在意你怎么看待我。

(End)

2 条评论

  • yearhutu
    2016年5月9日

    “作极简主义者要断网么?”那一节,谈到实体书应该是不会买吧! 顺便打个招呼”嗨”

    • baozijianke
      2016年5月10日

      ??对,因为他说包包里装不下。话说,尼嚎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