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Translation — My 3 Year-Old Just Asked Why Some People Are Gay.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My 3 Year-Old Just Asked Why Some People Are Gay.

作者:Tyler Currie


老婆和我的亲密朋友圈子里有两对同性恋伴侣——一对女性,一对男性。我们经常和他们会面,他们对于我们两个年幼的女儿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伙伴。

星期天,我们和这两对伴侣都见了面。早上这对女性同志过来庆祝我们女儿的第二个生日。孩子们在一边玩,我们坐在屋顶板上吃了蛋糕,喝了咖啡。接下来我们去了那对男性同志的家里吃了晚饭。在这里我们吃了更多的蛋糕,还喝了啤酒,孩子们则在后院里和两条狗狗跑来跑去。

在我们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三岁的女儿应该是第一次突然间领悟到了“弯”和“直”的本质区别。坐在后座上的她向我和老婆问道:“为什么有些爱人是男生和男生在一起?为什么有些爱人是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又为什么有些爱人是女生和女生在一起呢?”

老婆和我相视一笑。“这仅仅取决于你爱的是谁”我这样回答道。

女儿说了声“好吧”然后就没有继续追问了。就是这么简单。

这个短暂谈话的轻松感带给我一种少有的满足。我女儿所处的这个美国,比我长大的那个时代更加人道和让人感到得体。

大概在我12岁的时候,我了解到我妈妈认识一个女同性恋。当我问到她这个女同志是谁的时候,她拒绝告诉我名字。我认识她吗?我见过她吗?

“你不认识她”,我妈妈告诉我,“但你已经见过她好几次了。”

我求妈妈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我妈妈转而做了另外一个承诺:当这个人去世的时候,我就承诺告诉你她是谁。从那时起,我就时不时问:“她死了没有?”

几年以后,我妈妈的老教友,Anne去世了。水落石出,这个女同性恋是Anne的女儿。Anne把她的家庭秘密告诉了我妈妈,我妈妈也承诺说不会告诉别人。现在既然Anne已经去世了,之前一直隐瞒着的妈妈觉得现在告诉我关于她女儿的事情应该是没问题的了。

“同性恋”被看作为一个污点,竟然深到只有死亡才能拭去耻辱。这是当时对我的教训。我一直想知道而且也很担心这件事会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同性恋似乎像是一种悄悄深入脊髓的传染病,会腐朽你的灵魂。我爸爸告诉我让我不要担心。他能够看得出来我不是同性恋。我当然希望他说的是对的。

时间要回到我和家人一起观看1992年Pat Buchanan在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的开场演讲的时候。Buchanan反对同性恋,想起来当时我是被他的愤怒而不是被“同性恋的差异行为”的重要消息震惊到了。在那个时候这个观念应该是无足轻重的吧。

将来某一天我会和女儿好好谈谈这整个事情。谈谈以前这件事是被如何对待的。谈谈那个我们不能像现在一样和他们交朋友的时代,那个尽管他们也很体面但是却被经常残忍对待的时代。

我常常写的题材是能源和环境。这意味着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思考气候变化和对后代的影响。当女儿问到关于爱人之间不同的组合的问题的时候,这也算是周日晚上的一个不错的片刻休息吧。许多家长现在可以不带一丝羞耻地和孩子们谈论性取向的问题,这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些好的变化,尽管还不完整。是的,看看在North Carolina发生的一切吧。进步很少是线性的。但我很肯定,我的女儿们,以及她们这一代的其他孩子,再也不会向他们的父母问这么一个让人感到抱歉的问题了:“那个女同性恋死了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