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Translation — On Feeling Weird About Tesla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On Feeling Weird About Tesla

作者:Hank Green


tesla.

讲道理(On paper),我应该天生是个Tesla死忠。我有钱,我是个书呆子,我还常年运营一个关于减少人类对环境影响的新技术的博客。我喜欢Tesla的所作所为。我甚至还(愚蠢地,过高估计地)买了Tesla的股票。然而,买辆Model S或者Model X……甚至是Model 3 都似乎不可避免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得承认,我一向只关心处理自己的事情,但这次我要公开的谈谈他们的问题,因为我觉得对Tesla来说,想要凭借走出大城市、进入中档市场的Model 3其实是个障碍。

我住在Montana的Missoula,我开着(开不开取决于天气)一辆2009年的Honda Civic和一辆2007年的Subaru Outback。我和城镇里居民都差不多,夏天开一辆不太昂贵但是可靠地轿车,在冬天则开Subaru(甚至是开皮卡)。

这个60000多居民的城镇里只有一个人买了Tesla,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去哪吃午饭。如果他的车还有悬浮灯的话,那就不能更拉风了。我在LA的时候,街上的Tesla就跟Honda一样常见。但在这个小城镇,这种车简直惹人注目(ostentatious)。

因为炫富所以我讨厌奢侈。我发现这不仅仅是傲慢(brash),更是一种社会性的破坏(societally disruptive)。这不过是另一种通过生产一种大多数人想要却无法得到的东西来制造不满情绪(discontent)的机制。这是我们故意(intentionally)在阶层之间划出的一条明显的分割线,强调了美国社会的不平等(inequality);在我们之间造成隔阂除了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并无其他理由了。

在社会联系组织(social connective tissue)更加疏散的大城市很容易就会迷失自己。但甚至就在我这个相对大一点的小城镇里,“Tesla”也背负着一个豪华品牌的负担,明显不仅仅是因为炫富。

问题在于,Model 3作为招摇的豪华品牌轿车名不副实。这辆车确实有着我想要的一切配置(按照制造厂的承诺来看)。安全,驾驶乐趣,零排放。然而(and yet)开起来会让我有一种社交焦虑,因为……很怪啊。

这辆车与众不同。在大城市,“不同”意味着“好”,就像燃烧过留下的痕迹一样。然而在小城镇,“不同”却感觉像是刻意去让自己看起来很特别。甚至就像是去摩擦邻居的鼻子(译者案:这是一个用于让别人记住自己的失败的动作,表示嘲讽)来显示自己的成功。我觉得不能仅仅只考虑Tesla让我自己有何感受,还要考虑到邻居的感受(对我的感受,以及对他们自己的感受),这是一种义务。

我不清楚这是不是Tesla的问题,但我确定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下一辆车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是一辆经典的烧油的中型车。

或者说,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书呆子,我会买Chevy Bolt。

 

后记:讲真,这肯定不是不买Tesla的最好理由,但这是一个为什么我和其他很多人不买Tesla的真实的、实际的理由。我并不是在争论什么,我只是在指出一个问题。

Medium is blocked in China.

目录 写作, 英语学习
中国大陆各地均无法正常访问medium
In mainland China, Medium is not accessible from 2 or 3 days ago.

It’s obvious that Medium is blocked in mainland China. Due to some well-known reason, I can’t talk about this in public areas. But this did cause me some problem. Because I used to translate articles from Medium, now it’s hard for me to get access to this website. I have to find other way to reconnect to the world.

I tried SS and it worked well for me. I can’t figure why my first account was soon blocked after I buying and using it to visit YouTube. The customer service helped me to resolve it and now I can visit most websites in the world (including that kinds of websites……).

Some days ago, they just blocked Time and The Economist, although I don’t like to read news about Policy or Economy. I’m not surprised because Medium is a blog tool for people to share their own opinions without censorship (maybe).

I hope one day I can live in the place where I can get full access to the Internet.

Have a good sleep.

翻译/Translation — How Minimalism Brought Me Freedom and Joy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How Minimalism Brought Me Freedom and Joy

作者:James Altucher

译者案:都案在文中了。


1-JqW-HKVqVKZQ7ur1A_tK3Q

我有一包衣服,一个装了一台电脑,一个iPad和手机的双肩背包。我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今天我居无定所。落笔的这会儿我正坐在一个餐馆里,我也没有别的去处落脚。

今晚我要去找个地方睡觉。这个地方会是我的地址么?也许不会。

我是极简主义者?我不知道。我也不在意。我不喜欢这个词语。我用我喜欢的方式去过活,我不介意人们怎么叫。

无论何时,你都在你想去的地方,无论是更好还是更糟糕。

许多人都误会了极简主义。

这未必(necessarily)是一个好的生活方式,或者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自由的生活方式。这只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而已。

我喜欢游荡。也不知道我会在哪里结束。不带目的地探寻。不带期望地去热爱。

就在当下。也许接下来就不会了。也许明天就不会了。(译者案:张嘴喝鸡汤。这不是很多年轻人“提倡”的 YOLO 么)


“极简主义意味着没有很多财产么?”

不不不,完全不是。我觉得极简主义意味着尽量少的需求。这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

对我来说,东西少意味着我不需要操心我的东西。

我的大脑容量有限。因此我这样就可以思考别的东西。我可以更轻松的探索其他的生活方式。

有些人不以为然。我知道有许多人恋家。有些人感物伤怀。这都挺好的。我凭什么去评判别人?

不久前(the other day)我把贮藏柜里的大学毕业证书丢掉了。我把我存起来的所有东西都扔掉了,那些我生命中最后的东西。

48岁的我(译者案:我以为是年轻人装逼呢……我还是严肃点吧),除了那些我爱的人和我热爱的经历,

一无所有,居无定所。

一个朋友问我,“为了那个学位你可付出了不少。你确定你要丢掉?”

是的。自从那以后我为别的食物而更加努力了。但我也没有保留这些食物。一些都随风而去。

这个社会教导我们说,学位是生命中的一个特殊成就。不,它并不是。那已经是当年之勇。我不会去紧紧掌握住那些社会告诉我们应当紧紧抓住的东西。


“如果你开始过极简主义的生活,你怎么应对孩子?”

和超过一半的美国人一样,我离异了(译者案:……发达社会的必然么)。我和第一任妻子共同孕育了两个美丽的孩子。我很爱我的孩子。

我几乎不间断(most constantly)地想念他们。如果极简主义意味着无牵无挂,那我肯定不是极简主义者了。我很重视我的孩子。

我尽可能地看望他们。有时候他们来看望我(无论我在哪),有时候我去拜访他们。有时候他们还会和我一起多呆一段时间。

我想在我余生的每一天里都和他们聊天。如果他们和我住在一起,我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活,我也不会想要这样的生活。

但是生活把我遗落在了这个海岸边上,我只能振作起来,探索这个新的小岛的密林深处。


“作极简主义者要断网么?”

有时候要的。人类经历了400万年没有网络的日子。我们连上网也才20年吧。

我的邮箱里有238795封未读邮件。读电子邮件只是一个选择而非义务。

在人际关系中我们才能找到爱、精神和感激,而不是在邮件回复里。

有时候我会在10年以后才回复邮件。这很有趣的。我假装好像我才刚刚收到邮件,然后立马回复了,“当然,明天咖啡馆见!”我也会得到有趣的回复。

我从不接电话(译者案:高考没考好那几天我也是音信全无……)。我也没有语音信箱。我的电话号码是 203-512-2161,你可以试试看。

每个星期四的3:30~4:30我会在推特上进行一个为期一小时的问答活动。我已经持续这么做了6年了。我在脸书上写文章,但也就仅限于此。

在我的iPad mini上我装了个kindle的应用,我在这上面看书。

我知道实体书也是很棒的。因此我常常去书店读书。但我会买,因为装不下那个包。

我从不在互联网上阅读随机推荐的文章(译者案:反正这篇就是随机推送给我的,哼),除非这是熟人推荐的。大部分时候我读的都是我喜欢的。

有个朋友听说了这些后就问我,“你不会担心你会错失一些消息么?”

我反问他,“会错失什么消息呢?”

我们读过的99%的信息都会忘掉。记忆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做”。

除此之外,我不在互联网上看其他东西了。

当你断网了,你就会有新的人生体验。我看重体验甚于财产或是信息。


“极简主义意味着很少有情感纽带?”

我爱我的朋友们。我爱我的孩子们。我喜欢在聚会、餐桌或是其他场合上聊天,然后从中学习。

爱也可以是极简主义的。欲望,占有和控制并非极简主义。

事物的极简么?不是的,是恐惧、焦虑、压力和悲伤地极简。

我不喜欢阴谋诡计。我也不喜欢在别人背后嚼舌根。

如果我这么做了,我感觉自己有如背负着这些人。我越是这么做,我的负担就越重。

如果有人讨厌我,我也不喜欢感觉不好。那也是负担。我试图忘掉这些。

人生而不同。你很难真的知道那些人为何这么做。

有时候是深刻悲痛的原因。有时候他们只是在表达。有时候是因为今天过的很差劲,或者是生活很糟糕。有时候是那些你一本子都无法理解的原因。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 “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会去想这些。

我今天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创造力和同情心了么?

我不需要把这些检查表格放到我的包里。今天结束的时候就扔掉。明天我又会找到新的表格。

你怎么摆脱行李中的财物的?我不知道。

我当然会带着额外的行李。我只要有上面我提到的四个表格就行了。

我发现我的行李总是会变得更轻。


“极简主义意味着没有成就么?”

并不是。如果真要说的话,你取得的成就越多,你也就越能摆脱这个社会之前让你守住的东西。

反之亦然。


“极简主义健康么?”

是的。有时候是的。比如,我不喜欢吃超过自己所需的食物。当然,太极端了也会成为一个新的负担。

我不喜欢不健康的体验。

随我来说,人生体验总是比物质更重要。讲个故事比送礼物更好。

有形的物质可能不适合我的背包。但是一个有趣的体验比一个原子还轻。

事先我就会很期待一个故事。然后我会拥有这个故事。之后我会永远记住并从中学习。这很轻巧。

要是体验没那么有趣的话。

我知道有一点:快乐是一种选择,而不是赋予你的情感。

有时候我也会做错选择。我情不自禁嘛。但有时候我也会选对。希望今天我也能。


“极简主义的情感是什么?”

爱,快乐,惊讶,好奇,友谊。这是你应该分享的东西,而不是从别人那里获取。

不能放进我的背包的情绪:占用,控制,焦虑,恐惧。

我没有提到生气。生气其实是恐惧的一个包装。当我生气的时候,我试图去寻找隐藏于下面的恐惧。赤裸裸地面对它吧。

我很擅长于此么?没有。我只是在试着做得更好。

如果我因为做错了什么而评判自己,那我就做错两件事:做错了的那件事,评判自己。

极简主义不会去评价自己或是别人。


“你得有点目标去追求啊!你怎么可以一边拥有目标一边又做极简主义者呢?”

目标是心绪用来控制你的方式。“我要怎么怎么样之后才能变得快乐。”

当我感觉到自己需要身外之物才能让自己快乐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在背包里给它们让出空间。

但我让不出空间。我有几件衬衣、裤子、牙刷和一些变得东西。目标放不下了。

我有兴趣爱好。如果在这些方面我每天能做得(或者是试着做到)更好我就会感觉不错。

包里东西越少,我感到越自由。无论自由值得是什么,我今天是否又多得到了1%的“自由”了呢?

当我和朋友共处时,在交流中我会找到快乐。有时候生命中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要达成的目标,而是需要一个可以紧握的双手。

以上三样东西促使我去达成我从来没有达成过的目标。

这就是魔力。


“我必须得卖了房子换个更小的么?”

不用。或者说……我也不知道。不要为了极简而极简。如果你喜欢你的房子,那就留着。如果你喜欢你得工作,就继续做下去。

在你明天死去之前,找出那10~15件你需要放进你的背包里的东西。


“我怎样才能走出第一步?扔东西么?”

我毫无头绪。

这也是那些励志鸡汤书(self-help book)的问题。这些书就像是一个给着建议、受人尊敬而且毫无瑕疵(blemish)的人写的。

我本身有太多瑕疵了,我给不出建议。我居无定所,有得有失,几无财产。

今天我就能重新开始。或者说,今天我能够问很多次“为什么?”

但我有件事我能做:我可以帮助别人。这让我的日子和生活都变得更轻松。

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中创造奇迹。

奇迹不会自己发生。奇迹是给与。


“如果你是极简主义者,为什么有时候你会写长文?”(译者案:对啊!这么长!翻译老半天了!)

因为我并不在意你怎么看待我。

(End)

翻译/Translation — Why I mentor photographers, and maybe you should too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Why I mentor photographers, and maybe you should too

作者:Stefen Chow


 

今年就是我作为职业摄影师的第九个年头了。除开35mm 胶片和第一次被引进的能够拍高清影像、ISO高达800的数码相机的最后摊牌大战,能够轻松传输视频流和照片的因特网的引入,印刷行业势头一泻千里,智能手机和其他那些能够待在头上拍摄高清照片和视频的智能设备的异军突起的时间以外,一些都看起来过的是那么快。

我用无人机拍摄新加坡的操场,SG50项目。版权所有:Stefen Chow

话句话说,在这个斗转星移的行业里我感觉老了,发展的太快了。在最近香港的一次谈论会中,GEO Germany Magazine的摄影总监Ruth Eichhorn也出席了,她被问到有关于当代年轻摄影师的状态的问题。她回答道:

“比起以前的摄影师,今天的摄影师需要在更多方面更聪明才行。”

为GEO magazine 在喜马拉雅山脉7000米的山峰记录一次医疗远征。

我早在2005年在珠穆朗玛峰进行的一次作业让我在这次行程中占有了某种形式的重要地位,在我转变成全职职业摄影师之前,还让我发表了演说。我很喜欢问答环节,我也喜欢给予我的照片和思考过程以文字内容。我认为发表演说和提供指导对于演讲者和观众是一个双向学习的过程。

在你承担为如此规模的项目产出必要的作品的同时,还要拍摄一个包括巴黎在内的涉及13个国家的全球性活动?

 

在2008年的秋天,我见识到了指导的威力和影响。我很兴奋我被 Eddie Adams实习班录用了,它可以说是摄影界历史上发生过的最棒的事情。这个实习班是由以越战闻名的同名摄影师和他的同伴一起创立的,他们为年轻而有才华的摄影师提供一个位于纽约北部一个谷仓的无偿实习班。这个研讨会从1988年开始以每年一次的形式开展至今, 100名年轻摄影师被精心挑选出来,并由150名最具经验和激情的行业老兵带领。

了解社论和商业作品之间的道德边界,以及持不同政见者aiweiwei令人难忘的肖像背后的思考过程。

 

到了这我大开眼界,导师们藏龙卧虎:从世界上最知名杂志如 国家地理、时代周刊来的摄影主管,普利兹和世界摄影大赛获奖者,战地记者(war correspondents)。世界上最棒的一些摄影师汇聚在一个谷仓里,他们来这里只有唯一一个目的:教导和传授他们的只是和智慧给像我这样的新兴摄影师。

在这里,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收到这种不请自来(unsolicited)的礼物更好的事情了,这也驱动着我在当我更有经验以后为同行们做同样的事情。

如今,在我近乎10年的职业生涯的时刻,我决定给行业以回报,我也鼓动我的同辈们也考虑考虑这件事。

贫困线—柬埔寨。当你贫穷的时候,你所能选择作为一天供给的食物。
个人展,位于法国巴黎Carre de Pavillion,为Les Nuits Photographiques 拍摄,贫困线。
我在法国顶尖政治大学之一的University of Science Po发表演说。

为摄影师们提供指导,我有以下几个理由。

  • 教学相长。在职业生涯刚开始时,在带实习班和做演说时我发现,为了能够把我的审美和技术解释清楚,以我的观众能够从他们的角度理解来展开沟通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有很多摄影师很难去阐释清楚他的作品,也很难让作品传达出他的意思。很明显,这里没有对错之分。然而,我认为,能清楚的教学和指导可以帮助我们摄影师清楚地告诉自身自己的观点,并且作为一种关注点为自己服务。这大概看起来像一种不同的调解。
我在新加坡Temasek Junior College做的一次演说。在过去15年里,我已经为新加坡的学校带来了超过100场演说。
  • 行业变化迅猛。指导的过程帮助你建立起一个团体,让你对行业如何变化有一个持续的了解。我们不是一座孤岛,我也不能说自己无所不知。然而,我尽可能让我的头脑对外界保持开放,当我指导摄影师的时候,我发现这让我掌握了每时每刻的趋势变化。在如今的世界,为了不仅仅是存活下来,而是欣欣向荣,我非常相信我们应该做一个多才多艺的视觉产业从业者,而不是一个纯粹主义者(purist),
我一直在从事个人项目,把它们看得和我的社会以及商业作品一样重。大城小事,北京。

 

  • 很明,因特网让这个行业变成了一本人人可看、开放的书,这个大势所趋,势不可挡。在中国传统武行中有一句俗语。师傅会传授给徒弟最厉害功夫的10个招式,他会自己保留最后那个招式。在如今的世界,这个方法已经失去作用了。万事万物都变得如此公开和透明,整个行业中那些不愿意分享经验给新手的摄影师会和大家共同承担恶果。摄影师群体(demographic)的力量取决于整体的水平(baseline),而不是取决于位于顶尖的那几个超级明星。当摄影师们作为一个整体,能够在带来具有强烈视觉效果中做出好的实践,在商业活动中议价,和客户交流,并且随着时间过去建立起稳固的职业生涯,整个社区就变得更好了。在这个时代你还敝帚自珍(withhold konwledge),最后你只能适得其反(backfire in your own backyard)。
一个为期一年的项目,为台湾乐队 苏打绿 做专辑和推广。

 

  • 正如我之前所讲,我在职业生涯早起接受到了指导,没有什么比不请自来的礼物更棒的事情。把爱传递下去的态度在一开始就深深印刻到我的脑海中,我也坚信给予比接收更让人快乐。
  • 可以建立起你在整个行业中的地位。我知道这点听起来很自私自利,但是请听我讲完。当我开始做摄影师的时候,我野心勃勃。我想做一个享有国际声誉的摄影师,但是当门看起来过高,也不太实际的时候,你就要开始解构完成梦想的步骤了。感觉自己工作很重要对我们来说非常关键。当你对一个观念深信不疑的时候,让这个观念更有影响力的方式之一是传播开来。在我众多的项目中我都有如此的感受,而且我感觉,通过传授知识和指导,你也可以在你的社团中造成远比你自己一个人更大的影响和震动。这是一个不断充实自己的循环过程。
为财富杂志拍摄中国首富 王健林

 

这就是5个为什么你应该指导新手,也是为什么我这么做的原因。

我目前也正在为我自己的2016指导实习项目做公开征集(open call)。这是一个摄影师会从我的个人指导(tutelage)中获益的项目,时间会持续整个2016年。仅限在新加坡的摄影师。指导方式由网络对话和我返回新加坡后的面谈组成。如你你有兴趣,提交一组10张的网络照片或者是一个链接,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能够最好的表达你的观点就行,还要一个简短的说明。发送至 stefen@stefenchow.com。 2016年3月31日结束征集,四月中旬宣布结果。

Eddie Adams 实习班目前也在进行中,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摄影指导机会。2016年5月3日结束。更多详情请关注http://www.eddieadamsworkshop.com/

感谢!

Stefen chow

 

翻译/Translation — 4 Quick Takeaways From Today’s Apple Keynote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https://medium.com/@iamtimbaker/4-quick-takeaways-from-today-s-apple-keynote-e10355e987f#.hwh7s179p

作者:Tim Baker

编者案:啊,不是Tim Cook(厨子)啊,是Tim Baker(烘焙师)啊,好像也没差嘛……


 

我刚刚看完Apple发布会,以下是我的一些初步的感受:

  1. 推出 iPhone SE 是高明的一步,证明了 Tim Cook 真的是以为供应链大师。
    我猜Apple肯定是有多余的 iPhone 5/5S 外壳(casing),加之要么只能报销要么就只能长期置之不用的多余的 iPhone 6 芯片。把它们组装成一个小一点的设备能够带来更高的利润空间,同时带给客户装配有(几乎是)最新科技的小屏设备。这也有助于他们在入门级智慧型手机市场保持竞争地位。
  2. 新的 Apple Watch 的腕带真的很棒 —— 降价就更棒了。
    Apple 仍然不打算告诉你他们到底销售了多少 Apple Watch,但他们还是说这是世界上销量最好的只能手表(啧啧啧)。 我认为降价比在可更换配件上动心思有更多的作用,特别是当他们能够把和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FitBit 之间的价格差消去的话。
  3. iPad Pro 9.7″ 从长远看来是很有意义的。
    Apple 想要把 iPad Pro 当做像 Microsoft Surface 被Windows 用户那样对待的产品,然而这样对比不太合适。iPad 永远是便携优先的设备。有超过 100万专为 iPad 设计的应用在 Apple 的应用商店中上线,Apple 需要更多的人来支持他们。Surface 却面临着完全相反的问题;大多数使用 Surface 的用户都是专业人士,他们把它当做笔记本电脑来使用。软件几乎都是以桌面体验优先而设计的,然后才为触屏做了优化,而且除了 Office 系列,其他触屏应用都相当的糟糕。随着 Apple 小心谨慎给用户提供(ease into)强大的 iPad Pro 9.7″ 的体验,这也会使得转化专业人士使用鲁棒的 iOS 生态系统下游更为容易。
  4. Liam(编者案:Apple 公司用来拆解 iPhone 设备而使用的专业机器人)是本次发布会的最大黑马(sleeper hit)。
    粉饰发布会中关于环保部分是很容易的,然而启用拆解和重新利用来自回收设备的零件的机器人 “Liam” 是相当明智的。这个创意让人很难去和 Apple 进行对赌。他们的聪明才智似乎不仅仅体现在用户市场,在幕后也有不少发挥呢。

编者继续案:文章好短,翻译起来好开熏……囧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