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Translation — The Man Who Built Google’s First Self-Driving Car Is Now a Trucker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The Man Who Built Google’s First Self-Driving Car Is Now a Trucker

作者:Mark Harris


一伙前Google工程师开设的Otto是一家有关于自动驾驶货车的初创公司。

Otto的内部——一辆翻新的自动驾驶货车
Otto的内部——一辆翻新的自动驾驶货车

相比于Google 那可爱的原型车,Otto的第一辆车花了两倍的时间,重量也是其六倍,但它们的司机数量都是一样的:0。

包括打造了第一辆Google 的自动驾驶车辆的Anthony Levandowski在内的四位前Google工程师创建的Otto正在一步步实现Google在大型商业货车上孤注一掷的(all-or-nothing)设想:不再使用人类司机,避免成千上万的道路交通死亡,保护环境,并且以上这些都能顺利实现的话,顺便大赚一笔。

Otto设立于San Francisco,目前拥有40位员工,他们其中一些人曾经效力于Apple,Tesla,Cruise Automation和Here Maps。尽管公司成立于一月份,Otto的四位创始人中的三位的LinkedIn简历仍然显示的是在为Google工作。

高速公路正慢慢地行驶着越来越多的智能卡车。硅谷初创公司Peloton已经在Texas和Utah对其公司高效的车辆排列技术(platooning technologies)进行了了上万英里的试验,另一家公司Dailer也正在Nevada着手试验半自动驾驶卡车。

Otto,这家刚刚揭开面纱面对公众的公司,相比于全新款式的卡车,他们对已经在美国公路上行驶着的约莫4.3米长的大型商业卡车更感兴趣。Otto已经购置了并改造了3辆Volvo卡车,配置了激光雷达、无线电雷达和摄像头,并且已经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开了好几英里——连保证安全的司机都没配备——就在Nevada的高速公路上。他们表示,他们会把用于配置全新卡车车厢的自动驾驶套件在零件市场上以 100000-300000美金的价格小部分出售。

Backchannel和这家公司的其中一位创始人Lior Ron取得了联系,他是前Google Maps和Google Motorola 智能机的产品总监。以下的问答在长度和内容方面有少许编辑。

 

Lior Ron
Lior Ron

为什么选择商业运输?还有什么比牵引式卡车更老派的东西么?

目前卡车就是不够性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做这个。卡车领域技术陈旧,但这也是一个有着很深的成本问题的一个巨大的市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卡车运输是一个巨大的社会组成部分。在高速公路运输上,卡车大概占据了5.6%,但所有交通事故的9.5%都和卡车有关,而且大概有一半的卡车司机一年超过200个晚上都在不能回家过夜,只能睡在停车场和休息区。

由于联邦法律,如今配置单个司机的卡车一天只能行驶11个小时。超过10个小时,事故率会呈指数级爆炸增长。如果我们能够实现7*24不间断安全行驶,这就不仅仅是将容量和利用率翻倍了,更是出于经济的理由。

你们的卡车怎么和人类司机配合?

我们想让技术能够实现让司机在车厢里能够安全地休息的目的,由我们替他们开车,从出发点一直到终点。这也就能让我们将11小时规则变成24小时不停开车。三级巡航控制系统(比如Tesla的Autopilot)有个问题,它需要持续地在车辆和司机控制之间进行切换,在到底是谁在控制这一点上是很不清晰的。

我们在California以及郊外的路上也开了不少的路程,用来测试传感器。我们已经完成了在后座配置一个安全司机的情况下全自动驾驶的试验,还进行了几英里完全的无人驾驶。

当我们觉得足够安全了以后,我们就要去拍拍司机的肩膀,说:放心吧,接下来的100英里,我们来搞定!

你们的技术只针对高速公路有效么?

是的。在美国只有 222000英里,仅仅占了城市道路总长的5%。高速公里更好导航,而且相比于城市和乡村道路,高速公路是一个更容易解决的受限问题。这里没有行人,也没有交通灯,但你得高速行驶,还得看得很远。

我们正在对驾驶模式进行优化,为了更大的优势装了许多传感器。目前为止,所有的技术都是配备在牵引车上的,但我们将来可能会往拖车上添加更多的组件。

无人驾驶货车的一个挑战似乎是,同一种牵引车会连接上不同种类的拖车,甚至会牵引液体罐或者是特大型负载。

没错,或者从一个更基础的角度来讲,连接了拖车和没有连接拖车,卡车的表现是截然不同的。我们的技术可以识别卡车的状态,并且检查卡车是否连接的拖车,我们也在训练算法来理解和处理这两种状况。但适配牵引车的特征目前还不是我们工作的重心所在。那是安排以后做的事情。首先,我们要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好。

将多个卡车连接在一起形成省油的卡车队列怎么样?

卡车队列是这个技术一个有趣的应用。进行排列的优点是省油。这也不错但这不是并不特别重要,而且你还要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一种相当厉害的队列算法安排2辆或者更多的卡车。

我们为最难解决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提供方案:让卡车自动驾驶。只要搞定了这个你就不用再去考虑其他很多问题了。你完全能够自主决定了,只要车准备好了,随时都能上路。

我猜引导政府和规章制度将来会是Otto的一个重要部分。

我们的主要关注点还是技术,当然我们也在和卡车车队以及政府交流。交通运输部以及一些其他大型团体都在参与到颁布合适的规章制度的行动中来。除了California的许多其他州,都还没有具体的法规,这意味着在道路上驾驶和测试自动驾驶车辆是合法的行为。

我们还将继续加紧测试,同时也和立法者以及其他团体进行合作,以展示出自始至终我们的自动驾驶卡车比人类驾驶都更加安全。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亲眼目睹装载着商品的无人驾驶汽车?

我们的基础技术已经就位,而且已经在公共道路上进行了试验。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想要展示一条货运路线,以表示我们的技术是商业可行的。我们由员工全资支持,我们热爱这个事业,我们也会尽可能快地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的方法以及团队能够保证我们有能力快速地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我不想维权了

目录 未分类

前言:其实本文只是笔者近日在JD购买DELL笔记本的一些吐槽。旨在说明维权在中国是一个专业而费时劳力的事情。无图无真相,有图的。JD和DELL不会要我准备1000万吧。

关键:JD服务很好。驻JD的DELL服务商提供的客服极其不专业,不负责。DELL金牌售后服务很好。在“不专业”、“不负责”的形势下,为了这点破事我在正常购物流程以外多花费了5个小时。

前几天,有个老相好好朋友让帮忙挑选一台笔记本以供工作上使用。我毫不犹豫推荐了 DELL 的新款 XPS 13的中配。(不是软文,毕竟最后我退货了嘛)

在诸多浮夸的交谈之后,尽管比别处贵了小几百,基于对狗东的信任,这个朋友选择在二手东下单。第二天黑东就把东西送到了朋友手上。奶茶东的速度值得称赞。

接下来,便是帮朋友装装软件,激活下信息之类的操作,此处不表。在箱子里我们找到了一张office 365一年的激活卡,于是打算顺便将此激活码给他注册上。

然而问题就在这,我们注册的时候microsoft返回的信息是 : already_consumed,意味着这张密钥已经被使用过了。初始激活信息截图,铁证如山。

==> 接下来我们便开始联系京东客服。

==> 一番交涉后,京东客服表示我们应该直接找 京东戴尔直销店 的服务。(可以理解,毕竟是直销店的锅,他们不背)

==> 和京东戴尔直销店的客服联系。

==> 直销店客服表示该款机器不包含 office 365一年使用。(擦!)

$4M`Y]}W$VR5SMF1KN43GTM

这个时候我开始郁闷了,我在DELL的官网上查询了一番,可以很肯定的说这款机器是包含office 365的。

捕获111

==> 重新找直销店客服。(真特娘浪费时间)

==> 一番交涉后,一直忙不过来的客服改口说,我不清楚,你应该找售后客服。(感情售前还不知道产品信息啊?)

==> 于是找 直销店 售后客服。

==> 一番交涉后,一直忙不过来的售后客服表示不包含office 365使用权,并且发送给我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 xx版(本博客向主机商承诺不谈违反法律的事物)的office 下载链接。 (xx版?!你有没有搞错?!)

==> 开始撕逼(我指的是语气变严肃)。一直忙不过来的售后客服于是改口,“我们不清楚哦亲!”。另外,我们应该打电话找DELL售后。

==>(天呐,我居然这么有耐心)我……真的开始打电话和DELL金牌售后联系了。(夸一下,质量很棒,24H服务)查明表示这款机器包含 office 365 一年服务。

==> ……重新找直销店客服。一直忙不过来的售后客服再一次改口,“带的哦亲!”,但是时间不是一年哦。因为一年是按照出厂时间算的哦!你的电脑只剩一个月了哦!(放屁,一个月那是Microsoft自己免费提供的试用期!)

RWF`AD1G839})UWY~33_MWW

(早干嘛去了?!)

接下来我们在JD上申请换货。提交了换货申请以后,客服让我们自己打电话找DELL售后,并且给了一个(我后来查了下,这是只有座机才能打通的) 400电话。

我:“你给的电话打不通”

客服:“亲,(麻溜儿的截图)是DELL的电话哦!”

在发现这个电话手机根本不能打通以后,所有的委屈、愤怒、质疑全部在胸口搅在一起,混合成了巨大的不痛快。

退!货!

至此,从下午6点多开始,到现在已经到晚上快11点了(我是不是应该夸一下京东这么晚还有客服?)。这期间还接到一个来自JD 的售后电话,亲口又给我们说了一遍不包含office365一年使用。除了最后一图外,整个过程售后没有其他任何表示承认包含 office 365一年的服务,也没有主动表示提供售后服务。

这就是我为了一张密钥卡而维权的整个过程。始于无效密钥,止于愤怒退货。

最后总结一下:整个过程除了DELL金牌售后,其他部门和人员都在踢皮球,京东戴尔的客服极其不专业,甚至提供xx版软件(各位朋友你们可以去试试,看看现在客服对于office365是如何回答的,你可以截图告诉大家),涉嫌欺骗消费者。维权过程繁琐而耗时,以至于在过程中我的朋友都开始退缩,“不要密钥算了,下载xx版吧”。

我只是一根筋而已。我也很理性,在睡觉前我仔细计算了下耗时和我的时薪,以及我的收获(没有任何收获),发现这是相当不划算的事情,甚至后悔花了这么多时间去和别人理论。

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我应该怎么做呢?你们又会怎么做呢?


 

2016年5月11日13:00

APPEND:

盗版

文字版:

Gao_Elina12:37:58 欢迎光临戴尔官方旗舰店,我是您一对一的销售代表 阿拉蕾。为了能够更好的为您服务,麻烦把您看中的机型发链接给我一下哦~

包子剑客12:38:28 http://item.jd.com/1794286921.html 这个有office 365 一年的使用么? 客服现在忙不过来,快来咨询JIMI智能机器人吧 京东客服 Gao_Elina12:39:57 一个月的哦

包子剑客12:40:14 哦?那怎么才能用呢 有链接么 客服现在忙不过来,快来咨询JIMI智能机器人吧 京东客服 Gao_Elina12:42:52 关于办公软件——新机只能试用一个月,在所有程序中找到Office,点击“试用”即可,无需秘钥(秘钥啥的那是需要跟微软购买正版授权才有的哈),亲您到时候可以网上下载破解版的,免费office下载:http://www.downcc.com/soft/info/1844043.html 或者永久免费的WPS等等

上面的链接各位可以点击确认一下。

翻译/Translation — The Future Is Simple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The Future Is Simple

作者:Biz Stone

译者注:文章有点软啊……但是我没收钱啊!我这个翻译水平能收钱就算上辈子福气啊……


1-yPjypryEdIo5DWx-bNwIYw

人们经常问我这么一个问题:将来技术会如何发展?一开始我老实告诉他们,我也不知道。然后我会给他们讲讲我所希望的东西。我对技术未来的期望就是,技术本身看起来就好像消失了,不见了,并且技术还能够放大人类身上最美好的那些品质。我们不会再看见身上背负着笨重的设备(clunky gadgets),但是技术本身仍然时刻在为我们服务,并且在任何时间地点都能够被“召唤”出来,就像绝地武士使用原力那样。

也经常有人问我现在我最喜欢的设备或者是应用是什么。这种问题问得就像是在假设我必须有用过所有最新的科技设备一样——但我并非如此嘛。我的数字生活其实是很无聊的电子邮件和to-do列表组成的而已,间杂有让我时不时开心一下的儿子的照片和推特。硬件设备嘛,我有一台电视和一个智能手机。但直到最近我终于有答案去回答“最近你最喜欢的科技硬件设备是什么?”

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译者注:指下文中提到的来自于Amazon 的Alexa)

我的好友 Steve Snider 72岁了,他一开箱就能直接上手使用Alexa。我4岁的儿子也很快就习惯使用了。在我的厨房、家里的办公间、以及现在位于 San Francisco 的Jelly办公室里我都配置了这个系统。我甚至在我现在打字的时候也在用。未来看起来(come across)很简单,但是这仍然需要巨大的技术进步才能仅仅完成最初的开始,在接下来的十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不得不相信,对人类来说,操作系统的未来就是交流。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基于云端的处理,这些都需要大量的(serious)而且直到现在都还不存在的计算机专业知识(expertise)和实力(muscle)。有许多人倾向于认为我们对未来的许诺应该是比较世故的、能够转变思维的。有一些是该这样,但并不是所有的都该是这样。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和电脑、人工智能以及其他人产生联系的方式就是交流。(尽管总是有易操作性方面的挑战和意外,但我仍然相信这些问题会被解决的。)在我家里,在Steve的公寓里,以及千千万万的人们的家里,我们已经在交流中引入了电脑。Alexa(译者注:Amazon推出的一款智能操作系统)就像是我们家庭重的一员融入了我们日常的讨论中来。

预想中的语音操作系统

就某种程度上来讲,我相信,生活是会从艺术中汲取养分的。我们如今有这么多天天依赖的科学技术最开始都出现于科幻小说中。Star Trek简直脑洞大开,想象力过剩(profuse predictor),这其中就包括和舰载电脑语音通话。2013年,有一部很棒的由Joaqin Phoenix主演的电影《HER》,背景就设定在地球不久的将来,语音成为了人类和计算机最主要的操作系统。

有了语音操作系统,当我想要去回忆起“那个演员”的名字,想要知道火星和地球之间有多远,或者是要打开家里的热水器的时候,我们只要叫出名字,比如“Alexa”。这只是一个对未来想象的浅尝辄止(just a taste)。我能预见到在接下来的若干年,语音和屏幕显示会同时存在,并最终会完全替代屏幕显示。Alexa就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的、终极的、隐藏在背后的那个技术。

在Jelly(译者注:作者的公司),我们把即时答案看作是搜索的未来。也就是说,没有搜索结果。仅仅就是你想要的答案。除开搜索结果看起来很过时这一事实以外,它们对于一个对话式的UI也是非常不相称的。目前,以及在不久的将来,Jelly会提供随需应变(on-demand)的答案——你提问,我们提供平台和路径,别人来回答,然后我们给你发送答案。我们正在试验即时答案,但是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我们正在招聘。

Biz Stone,

联合创始人,CEO

Jelly工业

翻译/Translation — The Internet Economy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The Internet Economy

作者:Chris Dixon


我们生活在一个捆绑销售的时代。五个大型的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以及Microsoft——已经远远从他们最开始单一的产品线发展成了提供多种硬件、软件和服务的公司,互相重叠,互相竞争。但是他们的收入和利润仍然很大程度依赖那些并不受他们控制的技术。要想理解这些外置的依赖,我们可以考虑这么一个典型的互联网活动的路径,从用户到一些产生收入的操作,然后(在某些情况下)再回到用户那里:

1-bUnzLePRb7E25uoUEMYQgA

当我们评估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战略地位(利润的护城河)的时候,你需要考虑:1)这家公司如何产生收入和利润,2)整体的循环,而不是仅仅只看其产品层面。

举例来说,也许这有点反直觉,Amazon其实是Google核心搜索产业的主要竞争对手。但你可以通过循环中钱的流通来看出这一点:Google收入的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在Amazon上能够买到什么的搜索请求,而且在Amazon上买东西的体验(从最初的购买意图到消费/开箱)比大多数你在Googl上找到的非Amazon的网络交易平台好太多了。要不了多久,消费者就会略过Google而直接上Amazon了。

把互联网金融循环看做火车轨道模型。处于下游位置的公司可以将你重新定向。处于上游位置的公司则可以修建新的轨道饶过你。新的技术(一开始往往都看起来就像小孩的玩具,人畜无害)创造了崭新的轨道,使得之前的轨道被孤立起来。

在这个循环的各个层次中都有有趣的发展和进步(还有许多更小的,分支回路在上图中并没有表示出来),但在任何时间点,这些层次都是行业热点。最近的最火热的斗争则出现在移动设备和操作系统之间。这场战争目前看似以Android和iOS的胜利告终。未来可能出现的热点包括:

物流自动化。现今的物流网络可谓是轮船、飞机、汽车、仓库以及快递人员的大混合。未来的物流网络将包含更多自动化,从仓库机器人到自动化汽车、飞机、无人机以及投递机器人。这种转变将一步一步实现,取决于特定商品和顾客的经济水平,以及地理(geographic)和监管(regulatory)因素。Amazon在物流学(logistics)方面有着不少优势。Google曾经多次(repeatedly)试图进军物流领域但收效甚微(with little success)。按需共享的投递初创公司在这个领域扮演者有趣的角色。物流层面对电子商务是极其重要的,进而(which in turn)对金融(monetizing)搜索也是至关重要的。Amazon在物流领域的优势地位让其从传统零售市场中夺取份额增加了不少强有力的支持。

网页 vs 手机应用。移动网页可以说(arguably)正在走下坡路(in decline):用户乐意花更多时间使用移动设备,使用手机应用而不是移动浏览器。Apple已经正式以支持手机应用的态度加入了这场战斗(例如 允许 ad blockers支持Safari去除网页广告,鼓励应用在网站的页面上添加应用推广横幅)。Google理所当然是需要一个充满生机的网络以保持其搜索引擎能够被人使用,所以站在了移动网页的这边(例如 对投放盈利性应用广告的网页进行惩罚,开发能够降低网页加载时间的技术)。真正的危机并不是网页的消失,而是网页被边缘化,大量的互联网盈利性(monetizable)活动都发生在手机应用里和类似语音或者短信机器人接口上。这种变化会对依赖如非本地广告的旧商业模型的网页发布者产生巨大影响,也会使小型创业公司更难以超越小众市场而成长。

视频:从电视到移动设备。诸多互联网公司都断言视频消费将持续从电视转移到移动设备上去。这个前景在于,不仅仅创造了引人入胜的用户体验,还打开了一个通往目前还花费在电视领域的数百亿美元的广告市场。

“我认为网络视频是一个超级趋势,和移动网络一样大。”——Mark Zuckerberg

过去的十年里,互联网赢得了获取消费意愿的广告市场(这些广告以往都出现在报纸和黄页上),而这些大部分利益都流向了Google。接下来十年的问题是谁将赢得产生消费意愿的广告市场(目前为止,赢家是Facebook,紧接着是Google)。这很可能取决于谁控制着流向视频广告的用户流量。如今,最大的视频平台是Facebook和Youtube,但要把视频嵌入到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服务中去,就好比过去十年里互联网如何从以文字为主转变为以图片为主的服务一样。

语音:把搜索整合到系统中。如Siri、Google Now和Alexa这些语音机器人直接将搜索功能嵌入到操作系统中去。如今,对于大多数操作来说,语音接口的质量还不足以好到能够替代视觉计算接口。然而,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进步一日千里。在不久的将来,语音机器人应该就能够应对好更加细微和交互性的对话了。

Amazon的愿景是最具野心的:把语音服务整合到每一部可能的设备中去,从而降低设备、操作系统以及应用层面的重要性(这也是Amazon最薄弱的几个层面,可不是巧合)。但所有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在语音和AI方面投入重金。Google的CEO Sundar Pichai最近说过:

“下一个重要的步骤是让‘设备’的概念消失。随着进步,计算本身——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都会成为你日常生活的智能助理。我们会从移动优先转变到AI优先的世界。”

这意味着AI接口——在大多数情况下指的就是语音接口——可能会变成互联网金融循环的主要途径,使得别的层面变得可替换或者不相关。语音在现今还算是个新鲜玩意儿(novelty),但在科技界,明日之星往往都是像这样开始的。

翻译/Translation — On Feeling Weird About Tesla

目录 翻译, 英语学习

原文:On Feeling Weird About Tesla

作者:Hank Green


tesla.

讲道理(On paper),我应该天生是个Tesla死忠。我有钱,我是个书呆子,我还常年运营一个关于减少人类对环境影响的新技术的博客。我喜欢Tesla的所作所为。我甚至还(愚蠢地,过高估计地)买了Tesla的股票。然而,买辆Model S或者Model X……甚至是Model 3 都似乎不可避免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得承认,我一向只关心处理自己的事情,但这次我要公开的谈谈他们的问题,因为我觉得对Tesla来说,想要凭借走出大城市、进入中档市场的Model 3其实是个障碍。

我住在Montana的Missoula,我开着(开不开取决于天气)一辆2009年的Honda Civic和一辆2007年的Subaru Outback。我和城镇里居民都差不多,夏天开一辆不太昂贵但是可靠地轿车,在冬天则开Subaru(甚至是开皮卡)。

这个60000多居民的城镇里只有一个人买了Tesla,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去哪吃午饭。如果他的车还有悬浮灯的话,那就不能更拉风了。我在LA的时候,街上的Tesla就跟Honda一样常见。但在这个小城镇,这种车简直惹人注目(ostentatious)。

因为炫富所以我讨厌奢侈。我发现这不仅仅是傲慢(brash),更是一种社会性的破坏(societally disruptive)。这不过是另一种通过生产一种大多数人想要却无法得到的东西来制造不满情绪(discontent)的机制。这是我们故意(intentionally)在阶层之间划出的一条明显的分割线,强调了美国社会的不平等(inequality);在我们之间造成隔阂除了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并无其他理由了。

在社会联系组织(social connective tissue)更加疏散的大城市很容易就会迷失自己。但甚至就在我这个相对大一点的小城镇里,“Tesla”也背负着一个豪华品牌的负担,明显不仅仅是因为炫富。

问题在于,Model 3作为招摇的豪华品牌轿车名不副实。这辆车确实有着我想要的一切配置(按照制造厂的承诺来看)。安全,驾驶乐趣,零排放。然而(and yet)开起来会让我有一种社交焦虑,因为……很怪啊。

这辆车与众不同。在大城市,“不同”意味着“好”,就像燃烧过留下的痕迹一样。然而在小城镇,“不同”却感觉像是刻意去让自己看起来很特别。甚至就像是去摩擦邻居的鼻子(译者案:这是一个用于让别人记住自己的失败的动作,表示嘲讽)来显示自己的成功。我觉得不能仅仅只考虑Tesla让我自己有何感受,还要考虑到邻居的感受(对我的感受,以及对他们自己的感受),这是一种义务。

我不清楚这是不是Tesla的问题,但我确定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下一辆车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是一辆经典的烧油的中型车。

或者说,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书呆子,我会买Chevy Bolt。

 

后记:讲真,这肯定不是不买Tesla的最好理由,但这是一个为什么我和其他很多人不买Tesla的真实的、实际的理由。我并不是在争论什么,我只是在指出一个问题。